當前位置:首頁?>?詳細信息

巧手微雕書“豪”情

——記第45屆世界技能大賽建筑金屬構造項目銀牌獲得者劉豪
來源:□羅珣 張云濤 發布時間:2019年09月24日 訪問量: A+ A A-

  噴薄的割槍在鋼板上流暢地移動,雙手緊握住割槍另一端,稚氣未脫的男孩弓著背,小心翼翼地控制著工件。他“運斤如風”,極為沉穩熟練。頭發灰白的老教練站在旁邊,精神高度集中,不時輕聲提醒。

  旁邊桌上擺著一堆锃亮的金屬模型:“火車”、“海盜船”、“收割機”、“挖掘機”……其造型之逼真,細節之精美,如同藝術品,令人嘆為觀止。

  這是2019年6月的一天,年僅21歲的中國十九冶工業安裝公司冷作鈑金工、高級技師劉豪,正在資深教練劉定律的指導下專心致志,一絲不茍地訓練。

  作為第45屆世界技能大賽建筑金屬構造項目選手,他們的目標只有一個——征戰喀山、閃耀賽場。

  學藝 他決然踏上不凡之路

  時針撥回1998年,劉豪出生于攀枝花市米易縣丙谷鎮。這里風景如畫、陽光充沛、人杰地靈。2015年,與丙谷鎮緊鄰的撒蓮鎮出了位“世界冠軍”——曾正超,這位中國在世界技能大賽上首金獲得者,一時間轟動了平靜的山谷。

  劉豪是地地道道的農家子弟,他從小就夢想著走出大山,走向外面的世界。

  2014年,父母帶中考落榜的劉豪,來到攀枝花市區的中國十九冶攀枝花技師學院報了名。沒去前,劉豪興趣盎然,去了學校后,才知道學習的艱苦。

  第一次走進實訓車間,他看見整齊劃一的操作工位上,同學們好像正在專心“雕刻”著什么金屬藝術品——這是劉豪對建筑金屬構造的第一印象。“第一感覺就是有趣,想琢磨。”

  可是,年輕的他還沒意識到這個項目的超高難度。據第45屆世界技能大賽建筑金屬構造項目副首席專家、中國專家組組長馬德志介紹,建筑金屬構造是一個綜合性很強的比賽項目,完成一個完整的模型制作,起碼要熟練掌握冷作鈑金工、裝配鉗工、電焊工、氣割工四個工種的技能。同時,還要熟練掌握識圖、放樣、下料、零件加工、裝配成型、矯正、焊接等一系列工藝流程。

  那一時期,國內的職業學校基本未設立針對建筑金屬構造的專訓課程。事實上,企業特別需要這樣的綜合技能人才,隸屬于中國十九冶的攀枝花技師學院考慮到國家對高素質復合型技能人才的剛需,第一時間開設了相應的訓練課程。一個掌握了多個工種技能的技術工人,熟悉制造流程中的關鍵細節,能對工藝進行最大限度的把握和優化。

  剛入學時,光打磨圓筆,劉豪就打磨了3個月。大多數時間,劉豪都在操作臺前,針對一個操作環節,彎腰練,反復練,成天練。大部分人覺得枯燥無趣,苦不堪言,前途渺茫,不到一學期,劉豪班上的同學紛紛退出訓練,30多人銳減至20人。劉豪和班上其他同學一樣,也經歷過苦悶期,但他堅持了下來。

  學校里,他看到很多老師,過去是十九冶技術工人中的佼佼者,后來成為了攀枝花技師學院的實習指導老師,他們把一生的心血和智慧全都奉獻給了工廠,堅守崗位,辛勤工作,如今又孜孜不倦地手把手教他們,令他深受教育和感動。每當有些失落和苦悶,他總會想起身為菜農的父母在地里揮汗如雨的樣子,從小到大,他們將無限的愛給予家中獨子。

  “學不到本領,對不起父老鄉親。”他下定決心,再也不能混日子,要做一個對國家、企業、家庭有用的人。

  思想的難關一旦越過,人生的境界就驟然開闊。他越練越自信,越練越刻苦,各種工具在他手上仿佛有了靈氣,每一個完成的模塊也愈發精美。他動手能力上的天賦得以顯現,很快,成績優秀、嶄露頭角的他從普通班晉升到精英班,并進入備戰第44屆世界技能大賽建筑金屬構造項目的訓練隊伍中。

  教練劉定律溫和、友善、關愛徒弟,但他對訓練班成員的魔鬼訓練,卻一點不含糊。期間,劉豪和隊友的潛能都被最大限度激發了出來。

  選擇建筑金屬構造項目,就是選擇了一條充滿艱辛、孤獨和勇氣的路途。劉豪也清楚,踏上這條路,就必須義無反顧。

  一周7天訓練,每天8—12點、13—18點、19—21點,每天累計訓練時間超過11小時,手機全程沒收。

  只有適應酷暑嚴寒和不同的車間布局、環境,才能征服陌生的賽場。加強外地拉練是訓練中的重要內容。在新疆拉練時,隊員們要在攝氏40度的高溫環境中,提著幾十斤的鋼板上下樓,來往于100米遠的工作臺和剪板機之間……截至劉豪參加第45屆世技賽,他已經在新疆、山東、江西、廣東、北京等集訓基地拉練過。

  建筑金屬構造的識圖、放樣、下料過程,都需要用到大量的數學計算,也要具備一定的物理知識。從基礎知識入手,劉豪開始埋頭苦讀。為了能在最短的時間掌握理論,劉豪“攻難關”的場地經常從課堂轉移到路燈下,從書本上落實到實踐中。“題海”戰術讓劉豪體驗了一把“技能高考”。白天,劉豪在實訓車間苦練技能,晚上,則一頭扎進了課本中,有時候實在困了,一閉眼,腦海里的數字和符號還在眼前旋轉。功夫不負有心人,2017年7月,劉豪取得的沈陽大學焊接技術及自動化專業大專文憑,是他努力的最好注腳。

  折戟 他失意但不失志

  2016年4月,劉定律帶著劉豪一隊人正式發起對第44屆世技賽的沖刺。

  攀枝花選拔賽,劉豪和隊友包攬前5名;四川選拔賽上,劉豪取得第2名;在全國選拔賽上,劉豪以第8名成績進入國家隊。

  一路過關斬將,劉豪覺得自己還挺順,然而,那年10月在北京國家隊集訓基地5進2最后選拔中,劉豪卻在最后一關,遭遇慘痛的“滑鐵盧”。

  當時,高手如云,選拔賽競爭激烈,18個小時的比賽中,劉豪越到后面越緊張,差錯越多,訓練一年來,他一直沒克服“緊張”這個缺點,也許是因為他太年輕了。

  最后,劉豪以第3名的成績惜敗,無緣國際賽場。“就差一點點,當成績下來的時候,我差點沒哭出來。”劉豪此后一度失落不已。

  2016年10月,北京的小飯館里,大伙聚在一起,慶祝隊友卞濤、周宇晉級。飯館熱鬧非凡,大伙酒酣耳熱,卻使悶頭喝酒的劉豪更加失落。國內選拔賽最后一關失利、可能再也不能參賽,令這個18歲的孩子心灰意冷。

  然而,內向而倔強的他,很快走出了“低谷”。

  2016年11月,劉豪被派住中國十九冶廣西防城港鋼構車間,從賽場到生產一線,苦悶期的劉豪把人生失意轉化為動力,很快就在企業里成了行家里手,并且毫無保留地把自己的技能經驗,傳授給車間里的工友們,大家也紛紛對他豎起大拇指。

  劉定律教練其實從未放棄劉豪,他知道劉豪是個“好苗子”,一直默默關注著他的成長。

  2017年10月,正在車間教徒弟技術要領的劉豪,接到了劉教練的電話:“劉豪,我們又準備參加第45屆世界技能大賽選拔賽了,你來不來?”

  “來!”

  一股暖流直涌胸口,劉豪簡直想瞬間飛回攀枝花技師學院的訓練車間里……

  經歷了過去一年的起伏和歷練,劉豪終于如愿回到攀枝花,回到熟悉的訓練車間。

  “雖然有了豐富的參賽經歷,但我對自己要更加嚴格。” 讓過去的一切都翻篇、歸零,從枯燥的基本功開始練,一“招”一“式”,都追求完美,劉豪對自己更嚴更“狠”。慢慢地,他克服了越往后越緊張的缺點。這個來自攀西山谷的農家子弟,就是有一股子大山的硬勁、執拗勁、“豪”邁勁。

  重燃 他收復失地

  2018年4月,第45屆世界技能大賽選拔的號角吹響了。世技賽要求在22個小時內完成4個模塊,最后組裝成一個金屬模型,這其中還有4個小時用來熟悉圖紙,真正操作的時間不到18個小時。同時,根據比賽規則,圖紙在比賽前四天才開始公布,不到賽場,根本不知道比賽中會制作什么模型,對選手的技術水平和臨場應變能力是非同尋常的考驗。

  有了充分的比賽準備和豐富的實戰經驗,劉豪在國內選拔賽中一路高歌猛進,連續拿下攀枝花第一名、四川第一名。到了廣州舉行的全國選拔賽,他戰勝全國范圍的佼佼者,成為全國冠軍。選拔賽第一名的成績,讓劉豪成為“全國技術能手”。

  鮮衣怒馬少年時,且歌且行且從容。已然蝶變的少年,站在了自己曾經跌倒的地方。

  全國賽前8名進入國家集訓隊,展開淘汰賽,并最后爭奪世技賽入場券。

  然而,淘汰賽剛開始,由于水土不服加之連日高強度訓練比賽,劉豪病倒了,高燒39度。勞累虛弱的病體怎樣撐過比賽?

  心堅石穿,百折不撓。在這場牽動著過往、未來的背水一戰中,他堅韌的意志淋漓盡致地體現出來:白天比賽,晚上打點滴,在打點滴的時候他聽輕音樂,回憶比賽細節。比賽中,他從容地戰勝了曾經阻礙自己的緊張情緒,劉豪展現出強大的實力和穩定的發揮,進入前二。在5進2比賽中,他甚至16小時就完成了規定項目。

  在最后的二進一過程中,他面對的是自己的隊友黃世波。他們朝夕相伴,一起吃住訓練。然而,在兩兄弟心中,拼盡全力去戰斗,才是對友情最好詮釋和尊重。

  成績揭曉,劉豪拿下世技賽入場券,劍指喀山。“加油,把我的那份也贏回來。”黃世波為好兄弟喝彩、鼓勁。

  回到基地,這位全國冠軍第二天就開始訓練了。

  靦腆的劉豪更習慣于沉浸在工件的世界里,細心打磨出更精致的金屬模型。藝不壓身,在劉豪心中,每天能從訓練里有所精進,比什么都重要。

  為了“暴露”劉豪在細節中的問題,減少其失誤,在繼續奔赴各地高強度拉練的同時,專家組組長馬德志精選出60多套圖紙供劉豪訓練。

  “速度、精準、細節、外觀。”一個個得分點在劉豪和教練的腦海中不停重復。

  天空不留痕跡 但他已飛過

  8月22日,俄羅斯喀山,第45屆世技賽正式開幕。建筑金屬構造項目上,聚光燈瞄準最多的是已經4次衛冕的韓國選手。此外,越南、日本、俄羅斯等選手實力也不容小覷。

  第一天,當圖紙發到劉豪面前時,他驚訝地發現,居然比自己平時訓練時的簡單一些,于是他信心倍增,從容應戰。“平時劉教練的高要求是對的。”

  順利完成第一天看圖,放樣,下料等準備工作后,第二天,正式開工的他感覺輕松無阻,自信的他甚至提前三個小時交出了工件。

  但這一舉動引得所有的裁判專家紛紛圍觀。經過嚴格的“欣賞”,劉豪的模塊被發現少焊了6條焊縫。

  最令人難以釋懷的是一個重大失誤。第二天最后的一道工序說來也簡單,就是把印著“WORLD SKILLS RUSSIA 2019”(2019年俄羅斯世界技能大賽)的標牌鑲在工件上,左右側各鑲一個。這是一道“送分題”,然而卻被劉豪答成了“送命題”。

  他把牌子正反面搞錯了,牌子被倒著鑲了上去。寶貴的3分被扣掉。

  “要戒驕戒躁啊!沒事,還有兩天”劉定律輕拍劉豪的肩膀,可回到酒店房間時,六十多歲的他卻老淚縱橫,這已經是他第4次帶弟子參賽,卻難得一枚獎牌。

  “這或許是命運跟我開的玩笑吧。”“我真是飄到極點了,干嘛要提前交卷?”劉豪狠狠地扇了自己幾巴掌,淚如雨下。

  第3、4天,劉豪穩住了之前受挫的心情,變得更認真、專注。他沉下心來,高效高質量完成模塊后,細心、耐心地一遍遍檢查,避免失誤。“我不敢再提前交卷,避免成為裁判專家們的‘眾矢之的’。”

  劉豪在第3、4天完成得很完美,兩個模塊只扣了4分。

  建筑金屬構造項目結束后,插著中國國旗的作品放在第一個,一輛精美的金屬履帶式坦克展現在場內,除了一面的標牌被裝反,其他部分都臻于完美。

  除了裁判和專家,選手、觀眾們紛紛在這輛“中國造”的“坦克”前駐足觀望,拍照。“栩栩如生!”“wonderful”“chinese craftman,brilliant!”(中國工匠,太閃耀了)。劉豪站在“坦克”邊平靜微笑。他回憶起當時的心情:“也算站在了世技賽賽場上,有遺憾也有安慰。失誤是自己實力不足的表現。”

  8月27日晚,中國十九冶員工和劉豪家人、父老鄉親都守在直播平臺前,等著最終結果。隨著主持人一段響亮的宣讀,劉豪身披國旗,邁上領獎臺——他成為第45屆世界技能大賽建筑金屬構造項目銀牌獲得者!

  如果加上把標牌鑲倒所扣去的3分,他就能在分數上并列再次衛冕的韓國,為祖國奪得首冠。”

  “感謝企業的培養,感謝馬德志專家、劉定律教練以及所有陪伴我的人,我用4年換來了一塊銀牌。雖然有遺憾,但還是順利完成了奪牌的任務 。在以后的工作里我會更加努力,以自己的實際行動來回報社會,回報中國十九冶集團。”賽后,他發了兩年多來唯一一條朋友圈。

  其實,他通過拼搏攬取的,是一枚不遜于金牌的沉甸甸銀牌,實現了中國在建筑金屬構造項目上獎牌零的突破,展現出中國工匠精湛高超的綜合技藝。

  8月31日下午4點,中國十九冶成都大廈,金風送爽,氣氛熱烈,參加第45屆世界技能大賽團隊凱旋回川。中國十九冶黨委書記、董事長潘必義親切接見團隊成員,與大家緊緊握手并表示祝賀。潘必義董事長親自為劉豪送上鮮花,佩戴綬帶、頒發證書,為劉豪授予“西部鐵軍標兵”榮譽稱號。

  會議室大屏幕上播放著記錄本屆世技賽中國十九冶選手教練,培訓、備戰及斬金奪銀的短片,定格著中國十九冶員工站在世界賽場最高領獎臺的光輝時刻。

  劉定律介紹并回顧著備戰及參賽情況,打開了劉豪的一幕幕畫面。曲已盡,意難平,劉豪聽著聽著就哽咽了。

  輪到選手發言,劉豪本來準備了很多話給潘董事長傾訴。但他站起身來,強忍著淚水,只說了一句:

  “這次只拿了一個銀牌……我會在今后工作中更加努力 ,回報企業對我的栽培。”

  會后,有人請他們在繁華的成都再玩幾天,可團隊早已歸心似箭。

  “整理行囊,回家收拾幾天,然后去公司專心上班。”劉豪默默且堅定地說。

  “不玩了,在外面半年了,明天回攀枝花。”劉定律說。

  第二天一大早,一行人到車站趕大巴。傍晚7點,車窗外大雨滂沱,但溫暖的燈光遍布山谷,家鄉米易縣城變得觸目可及,終于回家了。

  時光荏苒,5年前的今天,劉豪離開這里,前往市區的攀枝花技師學院上學……

打印 關閉
中奖